紫衣玉箫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武侠小说。
糊涂小说网
糊涂小说网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同人小说 架空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武侠小说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总裁小说
好看的小说 夏日浪漫 畸爱博士 笑傲神雕 雪月风花 沟女物语 纵情忘爱 流氓老师 家教情事 乱爱之美 岁月欢歌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糊涂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紫衣玉箫  作者:公孙梦 书号:252  时间:2016/9/13  字数:11326 
上一章   第二十八章    下一章 ( → )
  玉河仙子受“三阴手”之害甚深,又遭飞剑刺伤,流血过多。虽有于疯子的灵丹,但也回生乏术了。

  而且她说话太多,把支持生命的一点真力也消耗殆尽。

  就这样,这位狼藉江湖十几年的女人,已香消玉殒了。

  水小华此时內心充満了仇恨,人已大变,对玉河仙子的死,丝毫末动容,只有公孙婷在为她筑坟时,伏地哭了一场。

  水小华呆立在一旁,任公孙婷尽情的哭,并未加以劝止,甚至于在她掩埋玉河仙子的尸体时,也未曾流一滴眼泪或说一句感慨的话。

  公孙婷哭罢,见水小华仍站立不动,缓缓的走到他⾝边,悄声地道:“水哥哥,仙子姐姐这样好的人竟死得这样惨,你不难过么,”

  水小华茫然道:“人总是要死的,有什么好难过的?”

  这时候,突然有一条人影,自树林边飞越而过,并回头朝线衣少女公孙婷和水小华望了一眼。

  水小华一怔,见此人的装束极似长白山的人,于是一拉公孙婷直觉地道:“走!我们跟他。”

  二人便匆匆上马,紧跟羞前面那条人影追而去。

  二人追到天近傍晚,才进入一座小镇。

  但,那个人刲已不知去向。

  水小华和公孙婷来到一家客栈门前下马,店小二含笑看把马接过去。

  水小华还没开口,掌柜的邽已迎了土来,笑嘻嘻地道:“二位的房间已经准备好了,请到上房休息。”

  水小华一呆,道:“谁叫你准备的?”

  掌柜的打者哈哈道:“刚才有位大爷吩咐过,说两位马上就到,叫小店把房间准备好,怎么,你们不是同路么?”

  水小华知道此中定有蹊跷,便没有再和店家多说什么。

  他只随口问了一句:“他的人呢?”

  掌柜的一面领看二位向里走,一面说道:“那位大爷说有点急事,随后就来,请二位先用饭休息好了。”

  水小华不再多问,壆步向里走去,暗忖:看此人究竟耍什么把戏。

  这客栈一共是二进,水小华和公孙婷的房间,是中间一进的正房靠右面约两间,还算不错。

  水小华见店家已走,便悄声地对公孙婷道:“当心点,说不定今天晚上会有事,若有什么动静,你可不要乱动。”

  公孙婷点点头,道:“我们并不认识他,他为什么要献殷勤,替我们准备好房间呢?真有点玄哪。”

  水小华沉思一会,道:“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我们在树林中的一举一动,已被人监视了。”

  公孙婷道:“会不会长白山的人?”

  水小华低声地道:“现在还不能肯定,反正此人是有目的而来的,我们留心一点见就是。”

  水小华一抬头,由门口里看到从外面进来一个跛子,⾝材不⾼,穿耆蓝布衫,年纪约在六十上下,左腋下拐看一根很耝的铁棍子,右肩搭看个钱袋子。

  老跛子一踏进院子,目光迅速的向各房间扫视一遍,接看又很快的微微闭上眼,装做没精打彩的样子。

  就在那跛子眼睛很快的一张一闭之间,水小华已看出他是一个⾝怀绝技的武林人物。

  此时||掌柜的颌看两个夥计匆忙的跑了进来,把老跛子挡住,喝道:“你这个人怎不会听话,告诉你,没有房间了,怎么还向里边乱闯。”

  跛足老人打了个哈哈,沙哑看嗓子道:“这个小镇只有你们这一家客栈,你们不想想办法,难道叫我跛子睡到街上去?”

  掌柜不悦地道:“话不是这么说,小店房间有限,客満之后,就无法再留客人,至于你睡到什么地方,我们可管不看。”

  跛老人道:“给人方便。自已也方便,掌榧的这几句话,似乎不太像生意人说的,你别瞧不起我跛子,住店吃饭可少不了你一⽑钱。”

  于是伸手在钱餐子里摸出一锭明晃晃的银子,道:“你若信不过的话,可以先把银子拿去。”

  掌柜的仍扳看脸,道:“小店自开张以来,还没遇到过赖帐的,实在是因为客人已満,我们无法方便,你还是到外边想办法吧|”

  跛老人也没有生气,満脸堆耆英,道:“掌柜的不肯行方便,跛子只好问一间房客,看看是否有仁人君子,肯分一席之地给我跛子歇歇。”

  于是他把头一扬,叫道:“那位君子肯行个方便,我跛子是个残废人,长途跋涉了一天,实在是疲乏不堪,谁愿意把房间让出,和我跛子同住啊!”公孙婷伏在窗上,听跛子一叫,见他很可怜,心中很是不忍,转脸对水小华道:“水哥哥,我们叫他进来同住好么?”

  在过去,对于这种扶助弱者的行为,水小华也许会欣然答应,可是今天的形势不同了,一方面是住店的事引起他很大的疑惑,再者跛足老人进院时那锐利的目光使他存有戒心。

  他略略沉昑,道:“此人⾝份很可疑,我们不要多管闲事。”

  此时,西边南旁的门,突然“哎呀”一声打开了,由里面走出一个⾝材矮胖的老人,水小华和公孙婷一见,都不噤眨了眨眼,因为他们从没有见过长得这么难看的人。

  此人白发披肩,脸形酷似猫头鹰,双目如同铜铃,烔烔似电火闪烁,上下穿看一⾝白⾊衣裤,几撮山羊胡子和蓬松的白发,颤得特别不调合。

  怪形老人站在台阶上,朝四下探视一眼,然后把目光落在跛足老人⾝上,注规良久,才慢慢呑的道:“店家,什么人在此撒野,快把他赶出去。”

  一寸君临天下的神态,狂傲得很。

  掌柜的一见这个怪形老人出来,似乎万分的害怕,忙转⾝陪看不是,道:“真对不起,吵了您老人家休息,我们马上把他赶出去就是。”

  说看,即对跛足老人厉声喝道:“你还不快快出去,惹恼了这个主见,你这几根老骨头就零散了。”

  跛足老人看了怪形老人一眼,又朝水小华二人的窗口望了望,好像真的被掌柜的话吓住了,转⾝就向外走去。

  一边嘴里嘀咕看道:“真倒楣,残废的人要找个宿头,也有人找碴。”

  跛足老人走后,怪形老人也隐入房中,院子里又恢复了宁静。

  此时,店小二已为水小华二人端来菜钣。

  水小华乘机对店小二问道:“西厢房那个披发的老人是干什么的?你们好像很害怕他似的?”

  店小二畏惧地低声道:“他们是下午到的,听说是在这里等人,公子,你可别看他长的不像样子,本事邽大得很,下午进门时,二二口不和,他轻轻的一指头,差一点就要了我们老板的命。”

  这就难怪掌柜的对他畏惧万分了。

  水小华道:“他们一共有几个?”

  店小二道:“一共五个人,有一个老太太,小轿里面好像还有个人,不过我们都没有看到是什么样子。”

  顿了顿,他又认真地道:“我们老板也不是弱手,也练过几年的功夫,可是封抵不住老头子一指头,多厉害呀!”

  水小华知道店小二没有见过世面,以为他老板会两手⽑拳就是天神,现在有人不费吹灰之力,把他心目中的天神打败,难怪他要引为奇谈了。

  水小华不忍扫他的兴头,也附和看道:“幸亏我没有看到,否则,今天晚上准被吓得睡不看觉。”

  说完,立刻装出一副不胜惶恐的样子。

  公孙婷在一旁看得忍不住吃吃的笑了起来。

  水小华又对店小二道:“等那位替我们订了房间的人回来,说我要见见他,这里没有事了,你去吧!”

  店小二満脸疑惑的走了出去。

  水小华便悄声地对公孙婷道:“婷妹妹,你注意了没有,刚才那个跛足老人似乎特别注意我们这两个房间。”

  公孙婷眨眨眼,道:“他注意我们做什么?我们又不认识他。”

  水小华沉思看道:“也许他和给我们订房间的人是同路的也说不定。”

  突然||公拣婷一拉水小华道:“听,隔壁有人说话。”

  水小华傎耳一听,果然有个耝沉的声音道:“…主人已派人送信给老山主,怎么还不见他回来?”

  另外一个声音接道:“听说老山主正在追秘笈,分不开⾝,不过,已派人在半路辿接了。”

  那个耝沉的声音又道:“老山主也真是的,他又不是不知道这个主见的脾气,你注意到没有,今天一天都板看脸,老总管一见又看了慌,刚才又派人出去送信了。”

  顿了顿,又听那耝沉的声音道:“‮姐小‬也太任性了,就拿这次来说吧“她怎么会突然想起到中原来…”

  声音突然停止了。

  外面随响起了一个声音,道:“早点休息,明天一早起程。”

  水小华听到脚步声远去,隔壁的人坦没再说话了。

  水小华听不出二人的话中说的主见是谁?不过,断定他们是长白山的人无疑,使他想不通的是,长白山竟有比老山主欧阳海权势更⾼的人,而且,听二人刚才的口气,这个人还是个女子。

  水小华心中一动,忽然想起玉河仙子临死时的话,不噤忖道:莫非她说长白山还有更厉害的人物,就是指此人么?

  公孙婷见水小华低看头,半晌不语,以为他又想起了什么伤心事,偎到他⾝边,无限温柔地说道:“水哥哥,你在想什么?”

  水小华回头望了她一眼,伸手拿起筷子,道:“没有什么,吃饭吧,吃完了好早一点休息。”

  公孙婷微叹一口气,没有再说什么,便草草的吃了点东西。

  在她回房休息的时候,水小华由皮囊里拿出那件蝮皮宝衣,交给她道:“你睡觉时把这件衣服穿上,不要再脫下来。”

  由水小华严肃的表情中,公孙婷知道他们的处境越来越紧张,问道:“水哥哥,今天晚上会有人来找我们的⿇烦么?”

  水小华此时已有点心乱,不耐烦地道:“不要多间,叫你穿上就穿上吧曰”

  公孙婷见水小华的态度突然对她很不好,便不敢再说什么,但眼圈邞不噤一红,泪见邞流了下来。

  水小华心念师父、师伯,而且刚才隔壁二人提到了秘笈的事,吏便他心中如焚,因此才出言无状。

  现在公孙婷被自已申斥停在暗自流泪,心中实在感到懊恼,悄悄的走了过去,握看它的手,温柔地道:“愚兄心情烦乱,所以才对你这样凶,婷妹妹不要见怪。”

  这些话更触动了公孙婷的心事,就势倒在水小华的怀里,哽咽道:“我不怪你,我知道我和你在一起是给你增添⿇烦。”

  虽然这些话是水小华心中的话,但他也不忍心承认,用手抚看她的长发,道:“你不要胡思乱想,我们在一起正好免去我旅途的寂寞,怎么会嫌你呢,快去睡吧,明天好赶路。”

  水小华一面哄看,一面把她送进房间,然后悄悄的退了出来,和衣倒在床上,过了很久思墙才平静下来,昏昏沉沉的进入梦乡。

  他人虽已入睡,但由于心中有事,睡的并不是很沉,据胧中,忽觉人影一闪。

  水小华突然由床上跳了起来,见窗户已经大开,正想翻⾝追出去,忽然瞧见桌子上有一张字条。

  他急急走过去,抬起一看,上面写道:前途多险,留心怀中之物和二老一少。

  义父留示。

  水小华看完字条不由探手人怀,一摸装看“金刚丸”的小方盒仍旧安然的在怀中,才把心放下。

  他一面看看字条,一面暗忖:义父既然送字条来,为什么不和我见面呢?他说约二老一少,是否就是玉河仙子说约二老一少?

  水小华思嘲起伏,再也无法入睡,他索性在床上打坐,行起功来。

  ‮夜一‬平安度过后,第二天一大早,院子里响起许多乱杂的脚步声,好像有很多人在走动,邞听不见有人说话。

  水小华不噤跳下了床,靠看窗向外望夫士见鼻西厢房的廊下,放蓍一乘精制的小轿,二一个彪形大漠,都穿看一⾝青衣短鼻,守立轿侧,面⾊都极为严肃。

  水小华心想:这就是昨天晚上隔壁两个所说的“‮姐小‬”倒要看看,她是什么样的人,连长白山老山主都要怕她。

  想看,他使伸手打开窗子,探出半个头,凝神看去。

  不久,只见西厢房门前人影晃动,由里面首先走出来的是,昨天晚上见过的白发披肩猫脸老人。

  他站在廊下,朝站在轿边约二个大漠打了个手势,二人立即开始行动,把轿子抬到门口,手脚都极轻,生怕惊动了里面的人似的。

  三个大漠把骄子放好之后,便站在桥边垂手而立,状极恭敬。

  猫脸老人站在轿的另一边,躬⾝打起轿帘,等候里面的人上轿。

  水小华什么时候见过这种派头,不知为什么心中竟卜卜的跳了起来。

  他怕看不真切,特又把⾝子向外探由一截,全神页注的望耆西厢房门。

  蓦然||门內人影闪动。

  一个白发老妇人搀看一个青衣少女走了出来,轿两旁的三个大汉和猫面老人,一齐躬⾝垂首,不敢仰看。

  水小华由于心情太紧张,一眨眼的工夫,人家已经进入轿中,根本就没看清对方是个什么样子。

  这时候||轿子已经由两个大汉抬起,白发老妇人在前面把住桥杆,猫面老人则跟在嘛子后头。另外一个大汉,已先向外面走去。

  水小华一直目送轿子离开院子,才失望的缓缓转过⾝来,见公孙婷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自己⾝后。

  公孙婥道:“水哥哥,你坐过轿子没有?看样子一定很好玩。”

  水小华“嗯”了一声,突然想起要追查师伯的下落,一定要在长白山人的⾝上下手,于是急声.道:“你快收拾一下,我去叫店家备饭吃了好赶路。”

  公孙婷眨眨眼,道:“我们要追那乘小轿吗?”

  水小华点点头,便朝屋外走去。

  他一面查看了轿子去的方向,一面又间了一下订房间的那个人来过了没有。

  掌柜的陪笑道:“那位大爷一早就走了,并且已经把二位的店饭钱付过了,他怕二位没有起来,留下话说前头再见。”

  水小华道:“他是怎样打扮?”

  堂楯的一呆,忙问道:“你们不是一路么?”

  水小华眼珠子一转,道:“我的朋友很多,一时想不起来是那一位。”

  掌柜的笑笑道:“怪不得他故意避看你们,也许他在和你们开玩笑,他穿看青长衫,头上⾊蓍白头巾,大约二十岁左右。”

  ,水小华思索一会,想不起在那里见过这样一个人,不过,听店家说的打扮,很像由林边越过的那人。

  水小华想不透此人目的何在,他暗忖:难、义父一响,跟这人有关么?因为除了他偷听之外,似乎不可能有人知道自己⾝上有武林奇品“金刚丸”

  水小华向店家道了谢,随便叫了几样点心,使到里面和公孙婷吃了起来。吃罢,便上马起程,在小轿后面跟而行。

  抬轿的一夥人虽是步行,但脚程邽相当的快,水小华和公孙婷骑看马几乎是一路小跑,才和则面的轿子保持相当的距离。

  中午时分,来到一座大镇。

  水小华远远的望蓍抬轿的一夥人进入一家客栈之后,才和公孙婷缓缓的跟了过去,在客栈门前下马。

  二人由店小二招呼看走了进去,此时正是吃午饭的时侯,客栈里挤満了过路客商,熙来攘往,非常乱杂。

  水小华一皱眉,对店小二道:“有没有清静的地方?”

  店小二陪笑道:“楼上比较清静,只是刚才来的人全包下了,二位就在下面委屈一下吧!”水小华一心想要看清楚轿中的人,便小声的对店小二道:“你就说我们早包好的座位不就成了么?”

  顺手摸了一锭银子,递给店小二,道:“这点小意思,给小哥吃茶,我这位小妹怕吵,请帮我找一清静的地方。”

  店小二见水小华一⾝打扮,颇像个富家公子,看他的人又如此和气,再一想上面宽得很,多两个人也显不出来。

  于是,便接下了水小华的银子,领看二人向楼梯后面走去。

  店小二停住了脚步,低声地道:“这是去楼上的便路,请二位放轻脚步,上去后千万不一会,来到一处较小的梯口。

  不要吵,否则,他们间起来,小的可吃非不起。”

  水小华道:“你放心,我们不吵就是。”

  店小二在前面带路,三人蹑看脚步爬上楼梯,转个弯,进入一个靠窗的房间里。

  店小二小声地道:“二位就在这里坐吧!要吃什么请吩咐,我去准备。”

  水小华此时一心想看轿中的人,已无心吃喝,随便叫了点吃的,把店小二遣走。

  水小华走到门帘后面,偷偷地向外面望夫。

  楼上很宽大,在右面只有三四处子上生有客人,看样子都是普通商旅,水小华心想:

  这一定是比他们早到的。

  水小华的目光由右面向左移去,突然他的眼睛一亮,原来昨天晚上的那个跛足老人,独自坐在靠窗的一张桌子上,在自酌自饮,那根铁拐文在桌子上头。

  水小华暗忖:这个跛足老人一定不是普通人物,难道就是他在打我的主意么?

  跛足老人忽然抬起头来,朝水小华这边望了过去,水小华急急一缩⾝,忙用布帘把脸给挡住。

  公孙婷在⾝后悄声问道:“水哥哥,你看到谁了?”

  水小华道:“昨天晚上的那个跛足老人在这里。”

  公孙婥听了心中大感怀疑,可是,地想不透水哥哥为什么特别注意他?因为她不知道昨天晚上楚长风示响的事。

  水小华没有看到轿中人坐在那里,心有不甘,再次由门帘缝中向外窥看,他看到在房子的那一头左角上,有一道屏风挡看,暗忖:他们一定是在屏风里面了,否则,怎么会看不到人呢?

  水小华望看屏风,心中泛起了些许的失望,缓缓的退回,在椅子上坐下,一声不响的吃喝起来。

  公孙婷见他心神不定,突然想起王河仙子临死之前的话,便悄声地道:“水哥哥,他们会不会是仙子姐姐说的长白山二老一小?”

  水小华摇看头,道:“现在还说不定。”

  公孙婷道:“不管是不是,我们跟他们干什么?我们为什么不自已去打听你师伯的下落,把药丸送给他老人家呢?”

  水小华道:“天地如此之大,我们到什么地方去找?何况我师伯心罗玄机,他去的地方一定是很秘密,现在只有长白山的人知道他的一点蛛丝马迹,我们也只能在他们的⾝上找线索。”

  公孙婷道:“根据昨天晚上隔壁两个人的谈话,负责追你师伯的是长白山的老山主,而我们刲跟苍这乘轿子有什么用?”

  水小华一直为轿中神秘人物占住思想,没有考虑到其他方面,现在听公孙婷一说,不由心中看急起来,暗忖:是啊,万一长白山老山主已经找到师伯的下落,自已呆在这里岂不误了大事!

  他的心念一转到这里,顿时五內如焚,饭也顾不得吃了,急急的站起⾝来,道:“婷妹妹说得极对,我们要先找到长白山老山主他们,才能探听我师伯的下落,我们马上动⾝吧,前面也许能遇到长白山的人。”

  水小华首先挑起门帘,大步踏了出去,一面小声地道:“我们顺看前面的楼梯下。”

  他是想前面那道屏风靠近楼梯口,在下楼时也许能看清楚里面的人。

  此时楼上的客人都已经离去了,只有跛足老人吃饱之后,已伏在桌子上睡了,似乎已经喝醉了。

  二人放轻了脚步,向前面走去,.快到房间中间时,水小华耳际响起一个细小的声音,道:“快退回去,由后面的楼梯下。”

  水小华不噤怔住了。

  他四人望了望,除跛足老人外,再也没有其他的人,暗忖:难道是屏风里面的人用“传言人密”的功夫告诫么?因为跛足老人正在呼呼大睡,似乎不可能说话。

  水小华虽迭经忧患,但他乃天生傲骨,豪气丝毫未减,一想到屏风里面的人示威,突然一挺胸,踏步向前走去,表示无声的抗议。

  那个细小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先叹息一声,道:“唉!还是孩子气,要走就快点下去,别在上面挨时间。”

  水小华一听,已经知道不是屏风里面的人说话,因为说话的人对自已愿然是极为熟悉,于是,他把目光转向正在大睡的跛足老人。

  就在这时。

  蓦然,由楼梯实上来一条人影。

  水小华停下脚步望夫,见二大汉站在前面,装束打扮和抬轿约三人完全一样。

  大汉上楼之后,目不斜视,朝屏风里躬⾝说道:“启禀主人,老山主惊到。”

  一听长白山老山主到了,水小华突然觉得热血沸鹏,就将见到杀父⺟的仇人了,他有点难以自持,真想冲下去宰了他再说。

  可是,他知道此时千万不能动声⾊,不能冲动,因为他目前最重要的事情,是把“金刚丸”送给师伯,以后才能谈报仇的事情。

  水小华一拉公孙婷,忙在一张背光处的桌子上坐下来。

  此时||屏风里面传出一个娇嫰的声音,道:“请他上来。”

  大漠朝楼梯口下面喊道:“主人有请老山主。”

  声音刚落,楼梯上响起脚步声,走了土来。

  水小华不想现在和欧阳海见面,一拉⾝后的布帘,把自已和公孙婷挡住。

  布帘并不太厚,透过布帘,他模模糊糊的看到⾝穿黑度大氅的欧阳海走了土来。

  欧阳海站在楼梯口,先向厅中巡视一遍,见跛足老人伏在桌子上呼呼大睡,先是眉头一皱,但马上満脸堆笑,极为⾼兴的朝屏风后面道:“师妹路途劳累,恕愚兄接待来斟。”

  说看,人已向屏风后面走去。

  接看两个耝老的声音齐声道:“老奴参见老山主。”

  欧阳海极为客气地道:“二位老管家不必多礼,你们也辛苦了。”

  说话的声音忽然沉寂,继而是一阵绝语,已听不清楚讲的是什么。

  不久,那娇嫰的声音忽然提⾼咦子道:“小妹此次前来,纯是为了一点私事,并无意与武林中人一争长短。”

  欧阳海也大声地道:“师妹慧心玉质,才华盖世,要有争雄之心,恐怕目前江湖人物都臣服了。”

  接看又低语了一阵,老山主欧阳海才退了出来,下楼而去。

  一直站在屏风外面的大漠,躬⾝送走老山主之后,也跟看走了下去,屏风后面也起了一阵骤动。

  水小华以为后面的人要出来,忙把脸贴近布帘,睁大眼睛向外面凝视,想看看擂中人的真面目。

  可是,等了一会,屏风后面恢复了寂静,封不见有人出来。

  此时,店小二由楼梯口跑了土来,向水小华和公孙婷吃饭的房间匆匆走去,他探头一望,人已不在,不由哎了一声。

  等他回头时,水小华朝他打了个手势,店小二一见,⾼兴地大声叫看说:“二位怎么坐到这里来,你们的朋友走啦!”

  水小华一怔,急向跛足老人坐的地方望夫,不知什么时候,人已走了。

  店小二接苍又⾼兴地道:“早知二位和他们是朋友,我何必颌苍你们走后门嘛。”

  水小华没有答话,闪⾝进入屏风,果然已是人去室空…

  他抬头一看,见后门大开看,已清楚是怎么回事,他走到前面向下一望,原来门下面是一处僻静的后院。

  此时公孙婷忽然叫道:“水哥哥,快来看这是什么?”

  水小华一听,急急的奔出了屏风,见公孙婷由跛足老人的桌子上拾起了一张纸倏,他接过一看,上面写羞:“行已露,前途小心。”

  上面虽然没有签名,但根据昨晚上的笔迹,他已看出是谁写的了,不由出神地道:“竟会是他老人家?”

  公孙婷不解地道:“是谁呀?水哥哥。”

  水小华把纸条揉碎扔在地上,道:“是我义父楚长风。”

  这些曰子的相处,水小华已对她说过楚长风的事,公孙婷此时更是不解地道:“既是他老人家,你怎么会不认识?他又为什么不和我们相见呢?我真是不懂为什么?”

  水小华看了她一眼,笑笑道:“他老人家精于化装易容,直到现在,认让他真面目的人恐怕很少,否则,他当年树了那么多仇敌,要在江湖上走动就很难了,至于他为什么不和我们相见,我想也许另有原因吧!”

  此时,店小二已把屏风摺好。

  水小华似乎突然想起什么重大的事情,快步走到店小二跟前,道:“店家,轿中的人是什么样子,你看到没有?”

  店小二疑惑地道:“你们不认识么?二位的饭钱就是他们付的。”

  水小华突然不知那儿冒来的火气,大声地道:“我问你她是什么样子?”

  店小二见水小华有点见动气,两手一摊,苦笑道:“小的没有见到,他们来时便把轿子一直抬到后院…”

  水小华知道问不出什么结果,没等店小二说完便回头对公孙婷说道:“婷妹妹,咱们走吧!”

  说苍,便向楼下奔去。

  二人上马之后,催马加鞭,急驰镇外。

  水小华一面催动坐骑,一面暗暗思忖:轿中的人既然是长白山老山主的师妹,他为什么对她如此的客气?再说,以前也没有听说过长白山还有更厉害人物嘛!….水小华之所以对轿中的人特别关心,是因为他和长白山有不共戴天之仇,光老山主欧阳海一夥,将来自已对付起来就非常的吃力了,如果再有更厉害的人物介入,报仇之事就越困难了,所以他急需要了解对方的情势。

  水小华认为那个白布包头的青衫年轻人,一定是长白山的人,他们两次代付饭帐,无非是想引诱自已坠入他们的圈套。

  他想到怀中的武林奇宝“金刚丸”乃关系师伯的生命,而且时间急迫,万一和他们纠纠上,误了时刻,不能及时把药丸送到师伯手中,自已就罪大恶极了。

  他想到这里,突然勒住马头,向前望去。

  公孙婷没有准备,马冲出去很远,才勒转马头道:“水哥哥,你怎么突然又不走了?什么事呀?”

  此时,二人已距前面山口不远了。

  水小华观察了好半晌,才缓缓地说道:“我们要另外设法打听我师伯的下落,不能再跟看他们走了。”

  公孙婷望了他一眼,不解地道:“前面只有这一条路入山,我们不跟他们走要怎么办呢?”

  水小华沉昑片劾,道:“我们入山之后,看情形再决定,必要时弃马登山。”

  二人计议一定,便慢慢的向前行,一入山口,心情顿时紧张起来。

  山道是沿看狭谷蜿蜓而行,两边都是耸立揷天的绝壁,根本没有其他的路可以走。

  “得得”马蹄声,在山谷中响起有节奏的回响,显得山谷更沉寂了。

  水小华明知前面有陷阱,也只好硬看头皮前进,因为他此时不想和人动手,所以显得分外紧张,再加上轿中人神秘的举动,更增加了他的忧虑。

  公孙婷倒还是老样子,这并不是因为她胆子大,而是有水小华在她⾝边,使她有一种无比的‮全安‬感——

  炽天使书城扫校 huTuxS.com
上一章   紫衣玉箫   下一章 ( → )
紫衣玉箫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武侠小说,紫衣玉箫最新章节 状态:完结 更新时间:2016/9/13。糊涂小说网由机器人自动收录或者网友发布、本作品的社区话题、书库评论,与www.hutuxs.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