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荡皇帝秘史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架空小说。
糊涂小说网
糊涂小说网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同人小说 架空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武侠小说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总裁小说
好看的小说 夏日浪漫 畸爱博士 笑傲神雕 雪月风花 沟女物语 纵情忘爱 流氓老师 家教情事 乱爱之美 岁月欢歌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糊涂小说网 > 架空小说 > 浪荡皇帝秘史  作者:长亭古道 书号:35884  时间:2017-7-26  字数:7895 
上一章   第一章 貌似天真无邪的美少女    下一章 ( → )
  高将军猛地一拍桌子道:“好一言为定!高某人跟你们赌了。”

  高将军正要摇骰子,萧若忽道:“且慢!这局我和高将军一边,我的赌注押在高将军身上。我不摇骰子,高将军赢,我也赢;高将军输,我也输。你们意下如何?”

  此言一出,周围士兵们无不喳喳称奇,都觉得这姓黄的年轻京官是不是疯了?按说这种把赌注押在别人一方的事情,在赌桌上可空见惯,但是一般人都会押在运气好跑火的一方,以便占点光。而高将军连输七天,倒霉倒到家了,输得连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还真有人敢押在他那一方,不让人暗暗佩服他的勇气。

  高将军错愕不已,道:“黄大人、你不是在说笑吧?”他自己都信心全无,打破头也想不通这年轻人为什么突发奇想押自己赢。

  萧若微微笑道:“无妨。所谓物极必反,否极泰来。小弟有预感,这局高兄准能赢,所以押在你身上。是赢是输,听天由命好了,我与高兄共荣共辱。”

  “好!好一个共荣共辱。“高将军豪情陡生,一扫连颓废之气,道:“既然黄兄弟信得过我高某人,咱们便赌了。这一局不论输赢,你这个朋友,高某都是定了!”

  周围将士一片起哄叫好、暗暗祈祷出现奇迹…虽说理智告诉他们姓高地赌什么输什么。谁沾上他,谁死得快。

  绵绵兄弟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万俟嗤嗤冷笑道:“管你们一方,还是两方,反正都是输,嗯…就好比那个…猫与老鼠,雨只老鼠联合起来也还是老鼠,逃不过猫的爪子,嘿嘿!”他竞打了个不伦不类的比方。很是自得。

  万俟绵绵在一旁大声叫好,两兄弟气焰甚是嚣张。

  高持军面色凝重,把三粒骰子一粒一粒放进摇筒中。双目微闭,深深做了个深呼吸。周围无数看热闹的将士都安静了下来,到这时候也不由得感到紧张,四下里一片寂静,气氛凝重而压抑,如果这一局再输。不但高将军受制于人,连这年轻的京官也跟着一起完蛋。

  高将军睁开双目,定定神。手一抖,三粒骰子在摇筒中飞快旋转起来,滴滴答答的响个不停,牵动着所有将士的心弦。只有对面绵绵兄弟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用某种看傻瓜地眼神看他。

  “上天保佑!”高将军大喝一声“啪”的摇筒拍在桌面上,里面骰子停止了运动。

  周围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摇筒上,高将军呼吸急促,紧张得心都要跳出嗓子眼。一点一点缓缓揭开摇筒…周围将士们一个二个伸长脖子,想看看这回高将军摇出个几点…

  终于,摇筒揭开,三粒骰子呈现在所有人面前,周围将士顿时一片鬼哭狼嚎。愁云惨雾。只见三粒骰子中两粒是一点,一粒是二点。总共才区区四点,几乎是小得不能再小了。

  将士们都知道高将军这人奇霉无比,但没想到霉得如此彻底,竟抛出个四点来。除非出现奇迹,对方摇出三个幺,否则这一局必输无疑,其间容不得任何幻想。

  高将军一看,身躯一阵摇晃,两眼发黑,扑通一声,跌坐在地上,几乎要当场晕厥过去,面色惨白得一丝血也没有,目光发直,失神地喃喃道:“黄大人,末将…末将对不起你…”“哇哈哈哈哈…”对桌的绵绵两兄弟笑得直打跌,搂着肚子不过气来,眼泪都快出来了,让人看得拳头发

  其中只有萧若镇定如常,不惊也不怒,淡淡笑道:“四点虽然小了点,但不算输定,总还有一个更小的,对方还没摇呢!高将军不要过于悲痛。”

  此言一出,周围将士们发出一片嗡嗡之声,对他的镇定乐观十分惊奇,他们看了七天赌博,深知那对浑身冒着傻气的兄弟运气奇好,就没摇过十二点以下的点子,指望他们摇出三点来,那还不如祈盼明天太阳从西边升起来地更现实。

  高将军精神已到崩溃的边缘,一个劲的念着:“黄大人,末将对不起你…对不起你…”坐在地,也不知道起来。

  萧若指指正肆无忌惮狂笑地绵绵,道:“该你们了。

  萧若异乎寻常的从容镇定,不经意间散发的君临天下的气息、倒了他们的气势,绵绵面面相觑,不脸上讪讪的,收敛了笑容。当下,由万俟绵绵伸手握住面前桌上的摇筒,轻轻一拨,三粒骰子便在摇筒中旋转起来。

  萧若屏气凝神,注意到万俟锦锦摇骰子的手法时快时慢,与一开始万俟的手法完全相同。

  万俟绵绵摇了几下,便放在桌面得意之溢于言表,笑道:“这一下要赢得你们衩衩都不剩。”万俟也在一旁嘿嘿嘿直笑。

  萧若紧盯万俟绵绵手中摇筒,霎时间,灵识提升,进入一种奇异地状态,视线透过薄薄的竹制摇筒,请楚的看见里面三粒骰子,每一粒骰子都是六点朝上,竟是三个六豹子十八点,是最大的点数!比高将军的四点不知道大到哪里去了。

  萧若不动声,右掌不经意地按在桌面上,默运玄功,暗劲外吐,一股无形内力自桌子传了过去,摇筒内三粒骰子一跳、顿时翻了个个儿…

  萧若微微一笑,收手,道:“你们开吧!”

  万俟绵绵嘿嘿怪笑道:“哥啊。这小子不见棺材不掉泪,还不死心呢!”自信地怪笑着。

  身旁万俟嘿嘿笑道:“那你就开开给他们看看,吓死他们。敢跟咱哥儿俩赌,嘿嘿…算他们倒霉!”

  万俟绵绵右手按着摇筒,缓之右缓地掀开,同时得意万状的扫视周围众人。

  周围将士们都不抱希望,不少人转头望向别的地方,不忍看他们的点数。

  绵绵的摇筒掀开…场面静了一下,所有人的表情凝固在脸上。好似时间定格了那么一刹那。

  随即,将士们一片哄堂大笑,欢呼声惊天动她。人人放声大笑…

  只见万俟绵绵面前桌上的三粒骰子全部都是鲜红的一点朝上,总共三点,竟是最小地点数…奇迹真的发生了!

  万俟兄弟俩傻了眼,万俟口道:“怎么可能?”

  万俟绵绵缩缩脑袋,忙道:“失手失手,一不小心失了手!”

  高将军回过神来。一跃三尺高,两眼放着光,这么多天以来。他从来没这么兴奋过,伸长手一把将万俟兄弟面前的四万两银票收过来,大笑道:“你们也有今天,终于让我赢了一把!”说着说着,语带呜咽,竟有点喜极而泣地味道。

  周围将士们也为他高兴,沉浸在一片喜悦的腾当中。

  高将军回到坐位,将一半两万两银票递给萧若,道:“黄大人。这是您的。”

  萧若道:“不忙。”说着转向万俟兄弟“你们还敢不敢继续赌?敢赌就再来。”

  万俟绵绵跳起来大呼:“当然敢!刚刚是我不小心失手,今天非把你们赌得心服口服不可!说完,从怀中掏出一大把银票。

  旁边万俟也拿出一些银票,以及高将军前几输给他们的地契和房产。推到面前桌上,一副要跟对方血拼到底的模样。

  萧若收起自己的牌。道:“高将军,我们四万两全押,再跟他们赌。”

  高将军豪气大发,颔首道:“我们跟他们拼了。”说完再度开赌。

  这一局高将军摇出地点子稍微大一些,总共七点,原本也没什么赢的机会,而万俟绵绵不知着了什么又摇出个三个幺,自然又赢了。

  谁也不知道萧若悄悄以他的神奇内力从中做鬼,操纵局面。

  高将军大喜若狂,连呼:“老子运气终于好了!”他信心重新振作,再押四万两。

  另一边,万俟兄弟也毫不含糊应战,这回万俟抢着摇骰子,谁知还是不行…

  按下来地赌局,很具有梦幻般的色彩,高将军不论摇的点数大还是小,总能赢对方,而万俟兄弟一方似乎好运不再,霉运当头,摇出的点子就没大过五点,令他们兄弟俩连呼门见鬼了。

  周围将士们看得目眩神,有如堕身梦中,欢呼声连绵不觉,儿就没停过。

  赌局这般持续下去,要不了一顿饭的工夫,万俟兄弟面前的赌注便输得一干二净,前七赢的高将军财产全部又输了回去,一点也不剩。万俟兄弟输得抬不起头来,而高将军却乐得合不拢嘴,感觉今似乎财神附体,怎样都能赢,很是扬眉吐气了一番。

  万俟兄弟俩输光赌注,大眼瞪小眼,哭丧着脸,几乎要哭将出来耷拉着脑袋,再也没有一开始的嚣张气焰。

  萧若手中折扇轻轻摇了摇,笑道:“你们还赌不赌了?服不服气?不服气就再来。“他存心他们。

  绵绵兄弟垂头丧气,如同斗败的公,只手在摇,道:“不赌了,不赌了!今天不赌了,明天再来。”说完逃也似地离开赌桌,灰溜溜的朝军营大门跑去。

  周围将士们一片哄笑,高将军乐得合不拢嘴儿、这么短的工夫,便奇迹般的把所有家当赢了回来,他觉得今儿是他最快乐的一天。

  高将军赌品不坏,把面前赢来地巨额财产豪的分成两半,一半推到萧若面前。“黄大人,这是你地,高某人倒霉了足足七天、今终于时来运转,是你给我带来了好运,我在此说声谢谢!”

  萧若断然把银票推了回去,道:“高兄,这原本是你输的财物,小弟不要。你自己收回去吧。”说着就想离去。

  高将军一听,急了,拉住萧若不放。道:“黄大人的仗义疏财真是千古未有,末将佩服。不过这些财产是你赢的,理应归你。”

  “高大人切勿推辞,这原本就是你的,现在物归原主。小弟还有事,先告辞一步。“萧若急于想去追万俟兄弟俩。没工夫跟他你推我让。

  周围将士们见萧若是真的不要,无不佩服得五体投地,在巨额钱财面前如此高风亮节的人还真是没听说过。高将军更是感动得鼻子酸酸的,拉着萧若就要跟他结拜成异姓兄弟。

  萧若没工夫跟他多纠,扔下一句:“这些事以后再说,小弟现在身有急事,告辞!”说完甩高将军拉扯,飞快朝营门方向奔去。

  只听高将军的声音在身后远远传来“黄兄弟,你这个朋友我定了,以后你要有什么事。派人捎句话,来高某人为你赴汤蹈火,两肋刀…”

  萧若出得大营、见万俟兄弟俩地背影迅速朝北方而去,萧若施展轻功。提气便追。

  自半年前契丹人大举入侵,萧若统兵御驾亲征。忙于军国大事,便一直没留意万俟兄弟的存在。直至后来凯旋回京,方才注意到万俟兄弟不知到哪里去了,不过他也没怎么放在心上,算来已足有半年没见到他们兄弟俩了。谁知今在这种情形下重会,他急于想知道分开这段时间在他们身上发生了什么事。

  万俟兄弟俩听得身后风声,回头望了一眼,双双骇然变,倒一口冷气。万俟颤声道:“坏了,那人赢够了还不罢休,还要追过来赌。”

  万俟绵锦面无人,道:“只怕这回咱们的衩衩也要被他赢去了…”他们两人为保住衩衩,掉头拼命地逃跑。

  然而他们轻功如何是萧若对手,没跑出多远忽闻头顶上方呼的一声,风声飒响,一道人影从天而降挡在他们面前,正是萧若。

  萧若右手一柄折扇轻摇,洒一笑,道:“两位何必跑得那么快呢?本官又不是老虎,不会吃人的。

  万俟绵绵吓得够呛,胆战心惊道:“你不是老虎,可你比老虎更可怕。”

  万侯颤声道:“你想怎样?我们不赌了,说什么也不赌了,衩衩还要留着穿呢!”

  萧若笑道:“想不赌也可以,不过你们得告诉本官,是谁指使你们去找高将军赌博的?”

  绵绵骇然失,万俟绵绵失声道:“你怎么知道有人指使我们…”话没说完,万俟一把捂住弟弟的嘴巴,神色慌乱,忙道:“没有,没有人指使我们!是我们自己想去的。”

  “哦?是吗?”萧若微微一笑,道:“那你们告诉我、要是一开始你们赌赢地话,想要高将军答应什么条件?或者说做一件什么事啊?

  兄弟俩这回学了,只是拼命的摇头道:“没有,没有,我们没想要他做什么,我们根本就没想好,跟他闹着玩儿的!”

  萧若哼了哼,一副不屑地样子,道:“其实你们不说,我也猜得到,要不要我说出来给你们听听?”

  万俟一听,便急了,想也不想便道:“你怎么知道我们的条件是要那姓高的带我们去皇陵内部走一趟?”

  萧若心中暗暗好笑,表面上不动声,哼哼道:“那有什么难的?我不但知道这个,还知道你们为什么要去皇陵,其实都明摆着…”

  万俟绵绵瞪大了眼晴“咦?你真的知道我们打算他带我们去皇陵内部后,再找机会把他打晕,然后想办法进入陵寝地宫…”说到这里,两兄弟突然间反应过来,拼命捂住自己的嘴巴,一脸无限惊恐之,可怜兮兮的望着萧若。

  萧若好不心喜。竟三言二语从他们口中套出这么有价值她东西,看来万俟兄弟背后必然有人在操纵他们的一举一动,先把嗜赌如命地高将军全部家财赢光,再巧妙使高将军带他们去地下陵寝,分明是一个精心构思的圈套,而高将军身陷其中,去懵然不知,几乎就要被他们得逞了。

  指使之人已呼之出,不是端木卓云。就必是魔教的人,唯一让萧若想不明白的就是魔教打皇陵的主意干什么?难道皇陵内有什么事物能对魔教谋逆作提供帮助不成。

  萧若笑道:“其实我对你们地事情了如指掌,不但知道你们意图。连背后指使你们的人也知道…”

  万俟绵绵兄弟俩相视骇然,颤声道:“你别再说了,求求你…别再说了!”

  萧若走上静一步,紧盯着他们双目,道:“你们为什么如此害怕?方才赌博时似乎有人在暗中指挥你们,他是谁?藏在哪里?”

  绵绵面惊恐万状之。慌乱地瞟了瞟向四周,颤声道:“你别再问了,我们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说!”

  萧若又上前一步,沉声道“说了便说了,又有什么关系?”

  万俟绵绵尖声叫道:“要是被那人知道了,我们那美丽无双,智慧无双的师父就要没命了…”说到这里、他猛然间反应过来,双手捂住嘴巴,一脸惊骇绝的神气。

  身旁万俟道:“我们没说,我们什么也没说!”惊怖之情溢于言表。

  萧若脑中灵光暮地一闪:他们美丽无双、智慧无双地师父…”难道…难道是小妖女陆菲菲?事情似乎渐惭明朗了。魔教中人以陆菲菲的生命为要挟,指使他们兄弟俩利用特殊身份图谋进入皇陵,进行某种不可告生人的阴谋诡计。

  萧若心念闪电般急转…忽闻绵绵鬼叫一声。掉头就跑,急急如丧家之犬。

  他暂时抛开心中疑问,拔腿便追。

  萧若在后面慢悠悠的跟着。也不着急,反正绵锦也逃不出他的手掌心,若是能跟着他们找到魔教的巢,那就再妙也没有了。

  白莲教之所以能对朝廷构成心腹大患,一是因为他们实力极为强大,几乎拥有半壁武林的强大力量;另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因为魔教地人行踪隐秘,潜伏在暗中,不同于那些源远长的名门正派。

  假如像少林寺那样的大派,要是起谋逆之心地话,萧若即刻兵发嵩山,踏平少林寺,一劳永逸的解决问题。而魔教却不同,朝廷就连魔教的总坛在哪都不知道,对付起魔教来有一种有力难施的感觉,常常陷于被动。

  萧若终于有些明白,为什么在历史上白莲教存在超过千年之久,几乎与每一朝每一代的朝廷对抗,但却从来没有哪个皇帝能彻底除白莲教了,甚至还被白莲教徒成功夺取过一回政权,建立了历时两百多年的辉煌王朝。白莲教实力果然恐怖。

  萧若在暗中盘算一个计谋,想办法把魔教重要人物引出来,将他们一网打尽,毕其功于一役。

  三人追追跑跑,不知不觉来到一个小镇子,绵绵慌不择路,立刻并肩逃进镇子里。

  萧若正紧追上去,心头忽现警兆,猛然转过身去,锐利地目光扫视后方…只见后面什么人也没有,他隐隐觉得有人在跟踪自己,那人轻功出神入化,使他也不敢肯定,只不过约莫感觉到隐隐的杀气。

  萧若心念一转,当即不紧不慢踱着方步,走进镇子里,随便找了一家路边小客栈,进去歇脚打尖。点了几个小酒菜,一个人自斟自饮,默默坐了一会儿。

  见天色已至黄昏,便问店掌柜的道:“掌柜的,你们店可有干净的上房?给本公子开一间,食宿钱一并结算。”

  掌柜地没口子的道有,命店小二带他去开房间。

  萧若随店小二进了一间尚算整洁的客房,关上门,独自坐着默然半晌,也不知在思考些什么。

  外面夜幕降临,更显安静,只闻风吹树叶呜呜地声音。萧若忽然开口道:“朋友,跟了我这么久累不累?不如现身进房内一谈。本官最喜朋友,一人住房里正寂寞得紧呢!”

  话音落处,屋外响起一阵银铃般的清脆娇笑声,道:“新任京城巡察使黄大人果然厉害,小妹佩服,绵锦那两个傻瓜栽在你手里也不冤啊!”嗓音娇脆婉转,呖呖圆润,一如黄莺出谷,说话之人应是个年纪不大的小姑娘。

  萧若心中一动,不,悠悠然道:“看来你就是那两傻乎乎兄弟背后之人,本官就说么,两兄弟一惯浑浑噩噩的,怎么能做出那么有条理的事,一定有人在背后暗中指使。本官今天下午虽与他们在斗,其实是与你在斗。”

  室外娇脆无比的少女声音咯咯笑道:“小妹曾听端木帮主提起过,听说黄大人是个不世出的少年英杰,小妹一开始还不信,今却有些相信了。黄大人不仅风倜傥,而且一身本领也神鬼莫测,真是了不起,比传闻的有过之而无不及。”

  萧若端坐不动,道:“今天下午,我坏了你们图谋多的好事,难道你不恨我?”

  屋外少女声音娇笑道:“黄大人言重了,有道是不打不相识。能结识您这样的盖世英杰,是小妹的幸事,绵绵的些许小事不用挂在心上。”

  “痛快!”萧若拍手道:“既然如此,尊驾何不进房一见?”

  “如此,小妹失礼了,小妹要与黄大人共商大事…”

  萧若听得“共商大事”四字,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

  便在此时,房门吚呀一声,无风自开,香风起处,桌子上油灯一阵剧烈摇晃,一道纤细娇小的人影鬼魅般出现在厢房里。来人与萧若近距离打了个照面,两人同时为之愕然…

  只见来人是个十来岁的小姑娘,生得娇美无比,惹人怜爱,肌肤白得几透明,给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好似一具精美无比的小瓷人儿…却是那半年前被萧若强暴过的魔教妖女雪莹儿。

  雪莹儿一双大大的眸子直勾勾望着萧若,神情间惊疑之越来越浓,忽然尖声大呼:“是你…”敢情已认出了巧装改扮的萧若。

  萧若哈哈朗声一笑,曲指连弹,事先藏在手中的两枚碎银先后弹出,大的一枚撞在房门上,将房门撞得关上,后一枚碎银准确无误的击中门闩,门闩当即打下,啪的扣住,把房门关了个严严实实。

  就听厢房内萧若清朗的笑声直传出来“哈哈…没料到是你这老相识。你的眼力到真了得,一眼就把朕认了出来。上回那**蚀骨的夜晚被你逃掉了,朕可想你想得紧哩…”
上一章   浪荡皇帝秘史   下一章 ( → )
清宫梦萦帝王心术我慾天下三国董卓大传陌上谁家年少推翻清朝当总打工在东汉末董卓霸三国大汉帝国风云贼三国
浪荡皇帝秘史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架空小说,浪荡皇帝秘史最新章节:第一章貌似天真无的美少女 状态:完结 更新时间:2017-7-26。糊涂小说网由机器人自动收录或者网友发布、本作品的社区话题、书库评论,与www.hutuxs.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