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住你啦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综合其它。
糊涂小说网
糊涂小说网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同人小说 架空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武侠小说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总裁小说
好看的小说 夏日浪漫 畸爱博士 笑傲神雕 雪月风花 沟女物语 纵情忘爱 流氓老师 家教情事 乱爱之美 岁月欢歌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糊涂小说网 > 综合其它 > 捉住你啦  作者:酥芙蕾 书号:49661  时间:2020-1-13  字数:7817 
上一章   第61章    下一章 ( 没有了 )
  黎思萱全身僵得仿佛失去了知觉, 她的脑子里一团混乱,她能感到冰冷的刀片抵在突突跳动着的颈动脉旁,争先恐后落下的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这一切都让她看不清楚——

  “教授…”她哽咽的声音打着颤“你说…你说你只是想来看看宁宁…你说,你怕以后再也没有机会了…你说,你说你会去自首…”

  许瑾舟仿佛没有听见她的话,视线落在颜谧身上,没有开口。

  “你给我往后退!”刘成将颜谧往后搡了搡。王继坤也上前了半步,那意思很明显——大老爷们儿还没死光呢,怎么可能把她推出去换?

  何语的脸色黑沉得可怕, 攥着颜谧手腕的手如铁钳一般“不行!”

  剑拔弩张的氛围对许瑾舟没有丝毫影响, 他仍然是看着颜谧, 倏然笑着摇了摇头“看看, 不愧是天之骄女,无论什么时候,都有一堆人关爱你, 护着你。你永远是被偏疼的那一个, 你什么都有, 可是宁宁呢,宁宁什么都没有…”

  “你不是宁宁最好的朋友吗?”他的视线没有离开颜谧,话却是对黎思萱说的“宁宁不在了, 你的生活还是照样继续,反正还有颜谧补上好闺蜜的位置…”

  “不是的…”黎思萱泣着“教授不是的…不要这样…”

  “许瑾舟,你怨天尤人的样子,真不像个男人。”何语紧盯着许瑾舟,冰冷的嗓音仿佛淬着冰“你这几年,过得不风光吗?从讲师到最年轻的副教授,很快就会是最年轻的教授,还是D大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最年轻,最受的督导…”

  他笑得嘲讽“真好啊,没有过师生恋的绯闻,也没有被裴玉珠拖下水,前途无量许教授。还能站在道德高地上评判我们——敢问许教授,你扪心自问过了吗?”

  一抹痛意在许瑾舟的眼中闪过,然而他钳制着黎思萱的手没有动摇“你不必这样,我哪有什么道德高地…我很清楚,我对不起宁宁,我才是最大的罪人。我知道,我错的彻底——事实上,我竟然是在痛痛快快地报完仇之后,才大彻大悟,之前我错的是多么的彻底——”

  “人生在世,果然还是要痛痛快快的爱,痛痛快快的恨,什么隐忍什么克制,根本毫无意义。啊,不瞒你说,”他嗤笑一声“那时候我感觉到裴玉珠在我手下断气,我竟然有点羡慕她。她这一辈子,想做的事情都做了,就连她的死,也完成了她想要的复仇。”

  “你知道吗?我推荐她读《美狄亚》,让她发自心底里认同这个人物,产生效仿的念头,根本不费什么功夫。她对那句话心有戚戚,还在我面前念叨过——“爱得太深,就会失去所有的尊严和价值。””

  “可同样是一无所有,裴玉珠这辈子倒也算快意人生,而我呢?我犹豫着,隐忍着,寻找时机…真他妈憋屈。憋屈了自己,也委屈了宁宁。真他妈失败。”

  惯来儒雅有礼的他,还是第一次在人前说脏话,可是没有人有心思去注意。

  他的坦白,他的态度中透出的不详,更令人胆颤心惊。

  而颜谧也更加明白了许瑾舟的行为为什么会越来越序——从裴玉珠手袋里的小纸条,到漫不经心地将樊倩倩的尸体摆置成盒中少女,进而主动在何语面前以一个推门的动作暴身份…

  还有审讯他的时候,他的承认,来得比她预计的容易。

  诚然她对自己的审讯技巧有信心,这张跟宁宁一模一样的脸,也能在最大程度上干扰他的情绪,然而他的退步坦白,还是来得太容易了些。

  因为他累了,厌倦了。

  他想结束这一切。

  “放开萱萱吧,”颜谧看着他,平静的目光中含着锐利“许瑾舟,你费尽周折,不就是为了把我引过来吗?我就在这里,你放了萱萱,我跟她换。”

  “不行!”

  “不要…”

  “换个!”

  “要换换我!”

  …

  几道声音同时响起,身后响起更多杂乱的脚步声,是警方来了更多的增援,包括特警队,井井有条地在周围就位。

  人质危机本就是警情中最为棘手的情况之一,更何况颜谧心中清楚,许瑾舟并没有挟持人质突围逃跑的打算,他甚至直至现在,连条件都不曾主动开口提过。

  他不算完全欺骗了黎思萱,他的确打算自首,只是他自首的方式,和黎思萱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教授…”黎思萱看不见身后的情形,但从耳边呼啸的风声,她大致明白了此处的地形。泪水被风干在脸上,她的脸已经冷得失去了直觉,只是哭着恳求许瑾舟“不要这样…为什么…”

  颜谧能想明白许瑾舟的意图,何语又怎么可能不明白?

  王继坤几人在尝试着与许瑾舟做涉,何语的手指飞快地在大衣口袋里按动,另一只手钳着颜谧的手腕,牢牢地不肯松开半分。

  “哥…”

  颜谧刚开口,被何语一个严厉的眼风瞪了回来“绝对不可能!”

  无论是私人感情,还是身为警察的职责所在,颜谧都不可能坐视情况恶化下去,不能再让黎思萱身处危险之中。她晃了晃被何语紧攥着的手“你明明说过,我叫哥哥的时候,你都不会拒绝我的要求…”

  “这次不行。”何语很坚决。

  她要他的命都可以,但他绝对不可能看着她落到许瑾舟手里。许瑾舟已经彻底疯了,这样一个没有什么可以失去,不在乎明天是否到来的人,谁也阻止不了他的疯狂。

  “够了,你们拖延时间,拖延得足够了吧?狙击手就位了吗?”许瑾舟叹了口气“再拖下去,太阳都要出来了。以前我跟宁宁约定过,什么时候一起看出,可是…”

  他不搭理王继坤他们提出的涉条件,只看着颜谧“你知道吗?你头一次去找裴玉珠,之后她给我打了个电话。她说你太敏锐了,她问我,需不需要处理掉你,反正她也要死了,顺手的事情而已。”

  “多么恶毒的女人啊!人命对她来说,不过是‘顺手的事情’——她不该死吗?我当然没有让她动手。我怎么可能让她动手呢?你是宁宁最疼爱的妹妹,我当然不会让她伤害你。否则我要怎么跟宁宁待?”

  宁宁最疼爱的妹妹,他当然要全须全尾地,带去陪伴她啊。

  许瑾舟紧了紧抵着黎思萱脖子的手“好了,虽然出一定很美,但是相隔,这样的出不看也罢。换吧,颜警官,在我数到十之前,我要你慢慢的走过来…”

  “你先放了萱萱!”颜谧要求道。

  “聪明人不要说傻话。”许瑾舟开始数数“一——”

  “二——”

  他数着数,又小小地往后退了一步,脚后跟几乎要踩到陡坡的边缘。随着他的动作,刀片在黎思萱颈侧的皮肤上划过,她的一声尖叫憋在喉咙里,嘶哑着哀求“不、不要…”

  黑暗中能见度太低,他又挟持着人质,狙击手根本找不到能开的角度。王继坤在对讲机里和队友低声沟通,心中暗自焦急。

  不行的话,也只能让颜谧换,先稳住他…

  “三——”

  “许瑾舟,”何语突然开口“实在不行,你就带着黎思萱下去吧。”

  颜谧向前了一步,本想强行甩开他的手,闻言猛地转头瞪住他。

  就连许瑾舟也微微一愣,更不用提王继坤等警察。刘成忍不住低声斥他“喂你别说话!”

  何语看着许瑾舟“我又不是警察,没有救人的义务。如果你非要带一个人下去陪颜宁,那还是黎思萱好了,反正你也嫌弃她作为闺蜜并不那么合格,如果你觉得过意得去,索就把这个塑料闺蜜带去给颜宁吧。”

  黎思萱:“…”如果不是情况不对,她简直要破口大骂了!

  这是什么人啊!什么塑料闺蜜!

  …我可去你大爷的吧!

  这时何语口袋里的手机终于震动了三下,是约定的信号。他略微松了一口气,面上不动声,接着冲许瑾舟一挑眉梢“怎么,用黎思萱将就一下不行吗?她也就是不情愿了一点,但没关系,强扭的瓜你还在乎甜不甜吗?”

  “就像你说的,生活还是照样继续,就算你带走了黎思萱,我们伤心一阵,还是会慢慢走出来。谧谧和我,依然会白头偕老,相守一生——你羡慕到出血也没用。”

  他这番话太不按常理出牌,所有人都被震住了,黎思萱气愤之下连哭泣害怕都忘记了,瞪大了眼睛瞪着何语。

  许瑾舟不愧是精英教授,怔愣过后很快反应了过来“白头偕老?你这样怂恿着我害死颜谧的闺蜜,阻止她救她…你以为她不会怨你?你以为你们的感情经得起这样的考验?”

  “那就不劳您心了,”何语老神在在“我只想保护谧谧,我只要她安全无虞。至于其他的,都是赚到了——哪怕她怨我恨我,我也认了,如果这是唯一能保护她的办法,我愿意付出这个代价。”

  黎思萱:“…”我他妈不愿意啊!

  “我不要!放开我!”她挣扎了起来,脖子险险几乎要蹭到刀片上,她却没有意识到,反而是许瑾舟下意识地将刀片移开了一些,皱着眉压制住她。

  移开刀片的动作很微小,但何语注意到了。这确认了他的推测——黎思萱只是筹码,许瑾舟并不是真的想对她下手,他的执念,是与颜宁一胎双生的颜谧。

  身经百战的王继坤也注意到了,与刘成换了个眼色。

  “萱萱小心危险!”他们所处的位置实在危险,颜谧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生怕黎思萱挣扎中被割到脖子,又怕她推搡太过,两个人会一起掉下去,她使劲将手从何语手里挣出来,像是被他的做法怒了“——滚开!”

  “不是要换吗?我这就过来。”

  她借着甩手的动作,隐蔽地冲王继坤打了个手势,然后举着两手摊开手掌,示意自己没有武器,缓缓迈步向前。

  许瑾舟眯眼盯着她一步步迈步,余光没有错过何语的手被甩开时的错愕与受伤。

  “谧谧!”何语被几个警察拦住,拼命挣扎,伸出的手却无法够到缓步前行的颜谧“你回来!不许过去,谧谧——”

  他的喊声撕心裂肺,回响着穿透暗夜中的墓园,那股深深的焦灼与绝望,如同山间黑不见底的深谷一般,让人忍不住心悸。

  就连紧盯着颜谧的许瑾舟,也忍不住略微分了神——

  就是现在!

  何语倏然举瞄准许瑾舟,似是就要扣动扳机。依照他刚才的言行做派,许瑾舟毫不怀疑这个男人不会顾忌黎思萱的性命,直觉告诉他,他是真的会开

  许瑾舟甚至来不及细思何语手中的从何而来,只是下意识地将黎思萱着何语的方向挡在身前,同时身体条件反地躲闪。

  就在他躲闪的这一瞬间,声响了——

  砰!许瑾舟的身体一震,刀片从无力的手指间落,整个人向后仰倒而去。

  “——萱萱!”颜谧向前扑去,所处的位置正好够她抱住被许瑾舟带得向后仰倒的黎思萱的腿。

  她生怕赶不及抓住黎思萱,丝毫没考虑自己是否会被黎思萱的重量拖下去。

  而事实上她也无须担心,几乎在响的那瞬,何语便冲了过去,仿佛一阵旋风刮过,瞬间到了她的面前,抱住差点要被半截身子挂在边沿下面的黎思萱带下去的她。

  警员们也反应迅速地一拥而上,很快便将黎思萱拉了上来。

  颜谧坐在地上,被何语揽在怀里,后怕般地不停轻啄着她的发顶,喃喃着“没事了,没事了…”

  远处天际亮起一线朦朦胧胧的光,还远远不足以驱散笼罩山间的黑暗。下面黑乎乎一片,在自己擂鼓般的心跳声中,颜谧似乎听见了下面有响动,又似乎只听见秋风穿过山林,像是在呜咽…

  一切都在电光火石之间发生,就这样闪电般地结束了。

  黎思萱呆呆地靠在一个警员的身上,木然地抬手抹了下脸,看着手背上暗红色的血迹,鼻息间仿佛还萦绕着火。药的味道…

  她呆滞了半晌,突然哇的一声放声哭了出来——

  “妈妈…爸爸…哥…”

  颜谧挨过去轻轻拍着她“没事了没事了,萱萱不怕,没事了啊…”“谧谧…”黎思萱吓得混乱的脑子仿佛才刚认出她一样,抱住她哭得更大声“哇…许教授…呜呜呜…”

  “萱萱——!”

  黎思睿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跑得上气不接下气,踉跄着一路卷到近旁。看见妹妹的脸上飞溅的暗红斑迹,他瞬时吓得魂飞魄散,险些一口气没上来,颤抖着手“萱…怎么回事?哪儿受伤了?疼不疼?要不要紧?医生呢?救护车呢?!”

  “医务人员马上就到,”王继坤见他团团转着几晕倒的焦灼样,补充道“那不是她的血。”

  “哥…”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黎思萱这才发现哥哥来了,扑进他怀里“哥…”

  劫后余生,年轻的女孩放声发着恐惧和伤心,仿佛要把一生的眼泪都尽。

  不一会儿医护人员便来了,用担架将勉强止住哭声,沙哑着喉咙不停打哭嗝的黎思萱抬走了。

  王继坤放下对讲机,过来对颜谧摇了摇头。然后道“下面的安全网,接住了。”

  颜谧叹了口气,心中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刚才黎思睿迟迟未到,她猜到了他八成是被何语支使着去做什么事了。免得现场多了激动的家属,更添变数。而现在她知道了,黎思睿是在下面帮忙布置安全网和安全气垫。

  最终坠落入无边的黑暗之中的,只有许瑾舟。不知道下落的时候,他还有知觉吗?生命的最后一刻,他又在想些什么?

  她知道,这些问题永远不会有答案了。

  东方的天际泛起了鱼肚白,旭出一丝金边,跃跃试着要冒头出来,为世界驱散黑暗,带来新一天的光明。

  危机状况下飙升的肾上腺素作用消退,颜谧才觉察到手上火辣辣的疼“嘶…”

  何语立刻紧张了起来“怎么了老婆?伤到哪里了吗?”

  颜谧抬起手“刚才拉萱萱的时候太用力,好像伤到手指了。”

  她摊开的手纤细白皙,纤纤玉指中有两眼可见的红肿了起来,何语心疼得不得了,连忙喊人过来替她检查。

  “你也太冒险了!”扭伤的手指先被简单地包扎了下,颜谧边跟着收队的同事们往回走,一边没好气地数落何语“你说的那都是什么话?真惹恼了许瑾舟怎么办?!”

  还有黎思萱,万一她当真了怎么办?

  “我不表现得混蛋一些无情一些,许瑾舟怎么会相信我会开?”何语为自己辩解。

  他转向王继坤“多谢坤哥,配合无间。”

  王继坤冷哼了一声。

  颜谧朝许瑾舟走去之前,冲他比了个“见机行事”的手势。

  他虽然不知道她有什么计划,但还是示意狙击手和队员们就绪,随时见机行动。

  开的自然是埋伏在旁边的狙击手,何语所做的,是扰许瑾舟的判断,让他产生他为了颜谧,会不在意黎思萱的性命,抢先手开的感觉。

  他为无从下手的狙击手争取到了一个动手的间隙。

  D城来的同事和县城当地的增援警员在忙着做现场的收尾工作,准备收队。回到警车前,王继坤伸出手“配。”

  何语乖乖将颜谧的配了出去,贴心地说明“根本没开保险。”

  王继坤又是一声冷哼,收起了,不置可否。

  老实说,连他也不太确定,当时那种情况下,若是别无先择,何语会开吗?

  这个问题没有答案。就像配的保险现在是锁着的,可当时何语指着许瑾舟时,保险是不是锁着的…这个问题,他同样不会知道答案。

  “对了颜警官,”王继坤转向颜谧“私自将配交给平民…”

  “抱歉,是我欠考虑了。”

  “不是她交给我的,是我偷拿的。”

  颜谧跟何语同时开口。

  然后颜谧没好气地瞥何语——偷拿?这是什么烂理由!

  果然王继坤笑了,那张凶悍糙的脸笑起来时,伤疤扭曲成一团,怎么看都是恶狠狠的冷笑——

  “随随便便被偷走了配?颜警官,丢失配,可是要负刑责的。”

  何语:“…”怎么还更严重了啊!

  王继坤无数次被何语气到心梗,这下终于让他吃瘪了一回,满意了。掉转脚跟前,他丢下一句“记得写检查。”

  颜谧看着自己包扎潦草,几乎被纱布裹成了猪蹄的右手,哭无泪——

  这要怎么写检查啊!

  ***

  凌晨的这一场行动过后,公安很快发布了详细的警情通告。

  长长的一篇通告,将二十五年前宋启明前的车祸,五年前颜宁的坠楼,以及最近裴玉珠和樊倩倩这两起命案一并通报清楚。

  “…鉴于犯罪嫌疑人许某宣告死亡,本案依法终止侦查。”

  通告一经发出,立刻掀起一片哗然,再加上今天正好是D大百年校庆的正日子,隆重浩大的庆典,是持续半年的一系列大小庆祝活动的最高。

  不仅网上热议,校庆庆典上,几乎人人都在谈论这桩惊世奇案。

  不知道是谁带头,在第三教学楼的旧址,如今新盖起了多媒体教学楼的下面,放上了一束鲜花。

  很快有更多的学生和校友加入了进来,楼前的空地上不足半,便摆成了一大片花海。

  陵园里,大理石的墓碑被清水认真洗过,沐浴着在秋日的暖。岩石中细小的沙砾折着阳光,闪烁着低调而耀眼的七光芒。

  颜谧翻过热搜里#D大百年#标签下,楼前堆鲜花的照片,读着校友们还有陌生的人们对颜宁的惋惜与哀悼,眼眶不住发酸。

  “宁宁,你看,我们都没有忘记你。我们都很想你。”她抱过阿宝“之前带阿宝来过,可是你还不知道吧,他是你的小外甥。还有,我和语哥结婚了,爸妈也会搬到D城养老,但我们会经常回来看你的。我们真的、真的,都很想你…”“妈妈不哭。”阿宝伸出小手,给她擦拭眼泪。

  胖乎乎的小手对妈妈滚滚掉落的泪珠有些无措,一只温热的大掌伸过来帮忙,轻柔地将泪水拭去。

  何语紧拥着这一大一小。

  墓碑上的黑白照片中,颜宁依然抿着,笑得梨涡轻浅,仿佛在注视着眼前的一家三口,为亲爱的妹妹终于捉住了属于她的幸福,而欣慰浅笑着。

  【正文完】
上一章   捉住你啦   下一章 ( 没有了 )
现在立刻,逮在影帝家做保老婆你最大喜欢我一下听声辨罪为你打开时间封先生的宠爱就想和你在一周一见我的一半是你
捉住你啦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综合其它,捉住你啦最新章节:第61章 状态:完结 更新时间:2020-1-13。糊涂小说网由机器人自动收录或者网友发布、本作品的社区话题、书库评论,与www.hutuxs.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