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注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热门小说。
糊涂小说网
糊涂小说网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同人小说 架空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武侠小说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总裁小说
好看的小说 夏日浪漫 畸爱博士 笑傲神雕 雪月风花 沟女物语 纵情忘爱 流氓老师 家教情事 乱爱之美 岁月欢歌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糊涂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赌注  作者:shuipao 书号:50081  时间:2020-5-21  字数:5193 
上一章   第六章    下一章 ( → )
  虽然之前陈君茹就在心里惭愧地想,连续被他带上了两次高,脑海里竟然一次也没有浮上丈夫的身影,啊…我真是太了,这样的我和搞婚外情的丈夫又有什么区别呢!

  虽然和两个男人上是他提议的,可我在这种情况下,就像一个得不到足的妇,反应那么强烈,真是太不应该了…

  在自责和羞向她袭来的同时,户里的开始缓缓地律动起来,松果形的头摩擦着快还未散去的泞小径,直抵感的子口“啊…”只是这轻柔的动作便调动起女人的快神经,陈君茹又一次感到了愉悦的快

  这次张岐山采用的是跪姿,双手握住纤细的脚踝举在半空中,将她的双腿劈成胖胖的V形,低着头,聚会神地看被爱染得濡透亮的缓缓地陷没在美户里。

  即使和丈夫做也没用过这样的姿势,双腿被凄惨地举起、劈开,女人的地下地展现出来,被他肆无忌惮地秽视,陈君茹感到一股屈辱感,狼狈不堪地说道:“啊…放开我,啊…”“夫人,怎么突然不高兴了?你确定要我拔出来吗?”

  “啊…我…”见张岐山的脸一下子绷紧,变得严肃起来,心里不由咯噔一声,一阵慌乱飘上心头,本应直截了当的话变得吐吐的,似乎很在意他的感受。

  给她无尽快乐、又带给她烦恼的被一下子拔了出来,火热的户变得空虚不已,陈君茹忽然觉得好像有甚么重要的东西被夺走了,心里一阵失落,下意识的,她抬起幽怨的眼帘,惊声问道:“你…你干嘛?”

  空户里燥热无比,好想被填、被无情地捣,耳边似乎还能听到猛然拔出时发出啵的一声,仿佛紧紧收缩的女人秘处发出的不甘的挽留声。

  见张岐山要起身,陈君茹顿时慌了,来不及起来去拉,情不自地伸出双腿,像方才和他做时那样,紧紧地盘上他的腿,不让他走,嘴里哀婉地叫道:“会长,不要…”

  见张岐山用审视的眼光望着她,陈君茹一阵羞惭,可还是忍着滔天的羞意,含含糊糊地说道:“啊…会长,我不想…,你再…再…”

  脸色缓和下来,张岐山依旧沉默不语,眼里多了笑意,不停地打量着她,宛若实质的视线在她羞不可耐的脸上、劈开的股间、出的户上来回逡巡。

  好羞啊!他那么地看我,尽看我下的地方,啊…我好啊!又有感觉了…

  在张岐山居高临下的目光中,虽然目光柔和,不冷厉,但陈君茹却感到一种极强的,令她不由自主地想去臣服,身子不变得酥软火热,对的渴望无比强烈,明知道这样不对,还是停不下来地肢,探求着的重新入。

  “夫人,你想说甚么?要我进来吗?”终于,张岐山恢复了之前笑容面的样子,陈君茹一阵轻松,悬着的心总算落了下来,可女人善变的情绪又令她放不下颜面,于是,羞涩地摇摇头,她也知道,这是她最后的坚持了。

  “啊…”陈君茹叫了一声,头被捻得好痛,可是变得的身体却在痛楚中感到一股异样的快

  “真的不想我进来吗?像这样爱抚夫人的房就够了吗?”

  “啊…不要我,我不想说…”虽然嘴里那么说,可频频起的肢却怎么也停不下来。

  “既然这样,这个话题就暂且搁置吧!”张岐山遗憾地耸耸肩,然后,只是凭藉力,用硕大的头轻触着她的户,游刃有余地控制着力度和角度,绝不进入,一触即收。

  “啊…”明知道张岐山在引她,也知道不应该表现得那么,可是肢追逐的动作越来越大,似乎不受意志的掌控。

  “夫人,掩耳盗铃不足取,还是敞开心扉,恳求我吧!”

  “啊…不要…会长,你,你欺负我,啊…”户的深处不规则地收缩着,只是想想恳求他的话,子便刺得受不了,热,麻酥酥的,陈君茹娇嗔地叫起来,就像情人间的嬉戏。

  “啊…会长,你到底想怎样嘛?”用力咬了咬嘴,眸中弥漫着化不开的情,陈君茹鼓足勇气,问道。

  “夫人,我告诉你了啊!敞开心扉,不要让制约人的东西干扰你,从哲学的角度讲,比生命还要宝贵的是自由,美学也告诉我们奔放的,不受限制的自由是最终的美!不要有所顾忌,倾听内心的声音,那是启示,也是宿命,大胆地说出来吧!”与方才温柔的语气又有不同,张岐山用鼓动的语言惑着她,同时,将向后收,与户保持着若即若离的距离。

  “啊…我…我做不到…”感到他的话仿佛有些道理,可是落实在实际上是那么困难,而且将最高学科的理论用在的享受中,陈君茹觉得有些荒谬,道德规范不正是人和禽兽的区别吗!本质上,她还是传统的女人,只是太爱丈夫,才做出这种惊世骇俗的事来。

  “没有甚么做不到的,夫人,不要小瞧了你自己,我能感觉到你的内心,很想要吧!为甚么不一鼓作气冲开心灵的桎梏呢?”

  “不要…会长,啊…不要我啦!啊…我说不出口,啊…我真的做不到…”嘴里依旧吐着拒绝的话语,陈君茹心里在暗暗发誓绝不能那样做,可是的身体却火热无比,处在被点燃的边缘。

  他好过分,步步紧迫我,我要忍不住了…陈君茹感到她的坚持越来越无力,便小声地嘟囔着,坚定快要奔溃的内心“我不能向丈夫之外的男人说那样的话的,我不能,绝对不能…”

  “夫人,还是爽快快地说出来吧!快点说吧!我洗耳恭听。”张岐山小心地向前,将硕大的头顶在汁淋漓的户上,微微用力,挤开的保护,便停止不前,与她动的肢保持同步的状态。

  “啊…受不了了,啊…好羞,为甚么非要我说呢!”随着细细的户入口被拨开,一小截头挤了进来,陈君茹脸色立变,感到再也忍耐不下去了,堕落的深渊就在不远处等着她。

  “因为你是我心仪的女人,你我都是同一类人,说吧!勇敢点!”

  “啊…羞死人了,我…我…”陈君茹终于放弃了抵抗,打算说出内心的真实感受,可是话到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来,只好羞惭地哀求道:“会长,求求你,求求你…”“给我敞开心扉,快点说!”“可是,啊…说那些下话真的很羞啊!我的心,啊…现在就跳个不停,好辛苦啊…”“这是正常反应,夫人,你不了解SM吧?羞系属于SM的范畴,你是不是越羞就越兴奋,体的愉悦感就越强?夫人,如果你想得到无上的极乐,那就像服从主人一样听我的话,我会让你个不停,让你的我的,让你成为这个的奴隶。”

  “啊…奴隶,竟会有那样的事情,啊…会长,你好过分,我不想那样,啊…”不知为甚么,一听他提起奴隶,脑海里不由自主地想象着她成为奴隶的惨状,令她不可置信的是,户,还有子都不约而同地收缩起来,感受到了极大的刺

  “试着说一说,你看我已经蓄势待发了,只等夫人给出奖励,就会狠狠地进夫人漉漉的里。”

  “啊…不要…”陈君茹刚摇摇头,头便被住了“啾啾。”“啾啾。”下的声音响了起来,那种舒愉到骨头里的冲击使她心中一,似乎听到咔哒一声,仿佛身体里有甚么东西崩塌了。

  “啊…我不想说,干嘛一定要我!啊…我讨厌这样,我真的讨厌变成奴隶,啊…我想要,给我吧!给我吧!会长,求求你啦…”羞的海洋掀起层层巨,瞬间便将她没,不仅是脸颊,耳朵、颈部都变得通红,陈君茹抱紧张岐山皮都皱了的后背,不顾一切地叫着,急不可耐的肢频频向前动,可是并没有来想象中壮、灼热的狠狠地将她刺穿。

  “为甚么?啊…你让我说,我已经一点不差地说了啊!”陈君茹羞愤地问道,屈辱和委屈弑咬着她的心。

  “一点不差?不,不,差得多啦!哪里想要?甚么东西进去?这些都没有提及。夫人,如果你不一点不差地说出来,我是不会让你成为奴隶的。对了,还有,你是不是想成为我们的奴隶,无论甚么时候,我们是不是都可以随意享用你?这些问题也是我特别想知道的。”

  “成为奴隶?”陈君茹抖颤着声音问道,一说起这个刺的字眼,户就一个劲地收缩起来,肢也自然而然地加剧动,她在心里想道,他为甚么说我们,于是会面时的事情浮上心头,想起张岐山是俱乐部的会长,俱乐部的会员有十多个,心中更加紧张,也更加兴奋了,忖道,莫非,他要我成为俱乐部全体会员的奴隶…

  “不错,夫人,你心中是这样想的吧?”张岐山一边问,一边重新把身体伏上去,与她重叠在一起,硬梆梆的顶在濡户上,徐徐地上下律动,因为这个垂直的角度是进不到里面去的,硕大的头撞开的保护,只能没进去一截,将细细的入口扩至极限,变成一个凄惨的圆形。

  “啊…”“夫人,回答我。”屈服过一次,第二次、第三次…便不会太过困难,一度塌落的心防堤坝像骨牌一样起了连锁反应,陈君茹已经无法忍耐下去了,心防的堤坝完全崩塌了,而且,在松果形的头连续的摩擦挤下,户一个劲地收缩着,的身体使她迫切地希望像方才高那样灼热的快涛再次打过来,将她没。

  “啊…求求你了,啊…会长,我都要羞死了,如果我说不出口,你真的打算铁了心不给我吗?”

  “夫人,你想一直这样吗?”陈君茹用幽怨的眼神瞧着张岐山,见他不为所动,而软绵绵的身体越来越燥热难耐了,渴望男人强力冲击的望无比强烈,于是,在心里幽幽叹了口气,想道,我该怎么办呢!

  应该答应他,做他们的奴隶吗…混乱的思维无法再思考下去了,与未知的将来相比,现在才是迫在眉睫的,实在忍耐不下去的陈君茹终于开启了樱,一边呼出灼热的息声,一边羞地说道:“啊…受不了了,啊…求求你,给我,啊…我那里想要,啊…想要会长的东西…”

  “那里?呵呵…那里是哪里啊?我的东西又是甚么呢?”张岐山用揶揄的语气问道,稍微抬起部,敦实的头加大了力度提起落下,紧紧收缩的户入口开始发出仿佛悲啼的靡水声。

  “啊…会长,你好坏,总欺负我,啊…我的户想要,啊…这个又又大的,啊…”下话终于说出口了,陈君茹诚然羞得想死,可心中却莫名地轻松,似乎放下了甚么重负。

  “那么夫人,希望我怎样你呢?”张岐山的话一下子变得俗了许多,陈君茹娇躯一震,芳心一俗的语言如火上浇油,将她昂的心情到最高,想也没想便放地叫道:“啊…把我搞得七八糟的吧!啊…会长,我是你们的奴隶,用你的大,狠狠地我吧…

  “眼泪不知不觉地掉了下来,是悔恨、自责,还是对丈夫的愧疚,陈君茹搞不清楚,或者哪方都有,一边着泪叫着,说出下的话,她一边感觉到比以往都要强烈的快户深处,开始不规则地收缩,似乎有甚么东西要出来,高来临的预感越来越清晰。

  “好吧!夫人,我进来了。”“啊…我要高了,啊…”无法置信的,就在硕大的头调整了一下角度,徐徐地挤进户入口,向深处近的时候,舒愉万分的陈君茹感到身体仿佛浮了起来,的感觉,伏在她身体上的老年贵族干瘦的身体的感觉都消失了,唯一能感知到的只有火热的户深处那带给她无尽快头。

  “这么快?呵呵…夫人,你可真感。”“啊…不行了,啊…我又要了,不要来啊!刚刚才到过的啊!啊…我了,啊…”接连不断的快狂澜向苗条而富有张力的身体袭来。

  在飞直下三千尺的涛砸过来的瞬间,硬直的身子仿佛一下子融化了,变得软绵无力,而灼热的还在持续着徐徐加快的动作,陈君茹感到她身上唯一有感觉的只剩下被快消融的户。

  “夫人,怎么样?舒服吗?”“啊…不要…我又到高了,啊…舒服,好舒服啊!会长,啊…我的魂灵都飞了,无论甚么时候,啊…只要你要,我都像现在这样,啊…让你随心所,啊…”就像巴结奉承似的,陈君茹痴狂地叫着,身体愉悦得仿佛已经完全融化了,无论怎样都好,只要这个快活无比的瞬间能持续下去。

  “夫人,夫人…”脑海里只有张岐山和那令她愉悦万分的,此外再也容不下其他东西,被叫唤了数声后,陈君茹才意识到耳边响起孟子川的声音。

  “干…干嘛?”润的声音飘出嘴外,陈君茹慵懒地问道,纤细的肢还在痉挛般的抖动着,看起来像是在合着

  “你看这边。”“哦…呀啊…不要拍…”微闭的眼帘徐徐睁开,陈君茹向上望去,眼前出现一台数码摄像机。
上一章   赌注   下一章 ( → )
兽人之头等大催眠假戏真做之新滛母和滛姐白山真实换凄体验滛后黄种少年和白双胞胎记事簿魔法女战士
赌注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热门小说,赌注最新章节:第六章 状态:完结 更新时间:2020-5-21。糊涂小说网由机器人自动收录或者网友发布、本作品的社区话题、书库评论,与www.hutuxs.com立场无关!